ѯQQ852422356

ε

ҳ > ε

΢µĴλֽ20½ؼ

ߣadminʱ䣺2023-02-28

《显微镜下的大明》两位男主两种结€:程仁清入狱20年后衣锦还乡

程仁清再€次救了帅家默和丰宝玉?/p>

只是,在逃跑途中,丰宝玉捕鼠夹子伤到了腿 ,帅家默去县城给他请大夫的时候被抓了?/p>

程仁清也被范渊€€疑€?/p>

真是三个难兄难弟?/p>

事实上,原著中根本没有丰宝玉这个人物。他人设中的为了博一个有助于科€得好名声€帮助帅家默打官司这部分,来自程仁清?/p>

而聪明€有分寸、知进€€的部分来自帅加默?/p>

两位男主在原著中的结€怎么样呢?/p>

帅家默被流放

和剧中一样,帅家默从省城回家的路上,遭遇到了刺杀?/p>

侥幸逃过€劫后,他带领全家老小躲到?祖籍地,从此不再提人丁丝绢税的事儿了?/p>

四年后,朝中€势发生变化,主张重新丈量田亩的张居正大权在,丝绢案被重启,帅家默也因此再″到了徽州,再′丝绢案上下奔走€?/p>

经历€番波折之后,帅家默赢了官司,€初承担全部人丁丝绢税的歙县之外,徽州的另外五个县终于要共同承担这项税赋了?/p>

只不过,不是均摊,€是歙县负担近三分之二,,剩下的三分之一由其他五县均摊€?/p>

历时?0年,帅家默终于打赢了人丝绢税官司?/p>

于是,欣喜若狂的他为自己置办了一身行头,风风光光的回到了歙县,并非常€心地接受了歙县百姓一路敲锣打鼓地迎接?/p>

帅家默€么也想不到,这个行为给他的后半生埋下了 隐患?/p>

—€置办行头的钱是公款?/p>

€谓€公?的来源是歙县的€百姓,他们为支持帅家默,自发组织了捐款?/p>

帅家默最终因为私自把这笔钱用得到了不该用的地方€获罪€?/p>

作为€介布衣,帅家默根本不知道自己主张的这场官司,给徽州,甚至省里的官员带来了多少不必要的麻烦?/p>

更不会想到,€切尘埃落定之后的秋后算账?/p>

为了平息其他几个县百姓的众€,借他′花€公款€的由头,给他按了罪名,他被判处杖一百,流放三千里的重刑?/p>

多么明显的欲加之罪!

只是,事已至此,就算帅家默想通了其中的猫腻,也为时已晚了,不是吗?/p>

程仁清在狱中写下了€丝绢全书€?/p>

原著中,程仁清和帅家默没有直接接触过?/p>

丝绢案第€版方案下来之后,作为突然要多出税赋的婺源县人,程仁清和其他€百姓一样,很难接受这样的事实€?/p>

不同的是,作为腹中有诗书的士子,程仁清显然不止和大家€样,首先想到了毫无头绪的抗议,€是组建了抗议机构€€议事局?/p>

这个组织不仅指导老百姓€样有理有据地反对均摊人丁丝绢税,甚至€走了县衙的主官?/p>

新上任的主官还没有到婺源,就感受到了来自哪里懂的敌意?/p>

等真的到地方了才发现,现实可不仅仅是敌意那么€单,议事处差€点就要取代官府的权威了€?/p>

—€如果不是他们内部有人眼红程仁清的权利,突然策划了叛变,程仁清就可以和知县平起平坐了?/p>

程仁清这样做得到目的,最€始就只是为了帮父老乡亲抵抗均摊人丁丝绢税,以便博得一个有助于科举考试的好名声?/p>

却€么也没有想到,慢慢地就变了味道,在权力的腐€下,他渐渐失去了€€始的方向,最后好名声没有落着,还差点被秋后处决了—€他被判处了随时都有可能掉脑袋的斩监候€?/p>

谁让他的议事处往大了说等同于谋反呢!

被关进大牢的程仁清过得并不辛苦,毕竟他所做是为本县以及其他四个县的€百姓谋福利的事儿€?/p>

也是因为这个原因,他的随时都有可能被斩首示众的€斩监€€,€候就?0年€?/p>

在这20年间,程仁清完成了丝绢案€有有关卷宗和与此相关的文书€文章的整理,并真实客观地把它们编纂成册,哪怕其中有大篇幅辱骂他的句子,他都不曾做半点删减€?/p>

€后程仁清写成了资料详实€流传至今的《丝绢全书€€?/p>

20年后,坐了半辈子大牢的程仁清被改判为充军 ?/p>

能在狱中写书的人注定不凡?/p>

别人充军有可能€死在边疆,程仁清却在充军时不仅因为立功而混上了小头目,€后还衣锦还乡,在盛名中安度晚年了?/p>

就是不知道,电视剧中憨呆的帅家默在证实了自己对丝绢税的判断是对的了之后,会有€么样的下场€?/p>

和帅家默€起寻找真相的程仁清,会不会和原著€样,也有€个圆满的结局呢?